您當前位置:新聞中心>>集團新聞
支付寶POS機的野心 建立與銀聯平行的清算網絡
時間:2013-10-18 06:53     作者:張查列

  還記得一個月前支付寶的聲明嗎?“由于某些衆所周知的原因”,支付寶號稱要停止所有線下POS業務。當時我還遺憾了半天,因爲自己還沒刷過支付寶的POS機,它們就要消失了。但是,在10月1日,我用亞馬遜貨到付款的時候,發現這裏用的仍然是支付寶POS機,于是趕緊把小票收藏起來打算研究一下湊篇文章。結果呢,文章還沒寫完,新聞又更新了:

  距離雙11網購節時間越來越近,據悉此次“雙11”消費者在部分合作實體店中産生的消費將通過“支付寶POS機”付費並納入今年“雙11”的銷售額。這也意味著此前頗爲低調的支付寶POS機將通過“雙11”大舉進軍零售店。(摘自钛媒體報道)

  這年頭,資本的話真是不能信啊。關于阿裏拒絕選擇在香港上市那事兒,我勸大家也按這個思路理解。總之,我的心情就像《魔獸世界》裏一個名爲血色修道院中的劇情,你好不容易砍翻一個壯漢,突然就不能動了,後面走出一個美女高喊“複活吧,我的勇士”。于是壯漢跟著站起來高喊“爲你而戰,我的女士”,等著你繼續再砍一遍。

  把關于支付寶POS機的素材重新整理之後,本文嘗試回答以下三個問題:

  1、支付寶POS機到底是什麽樣子?

  2、支付寶的POS機業務到底想幹什麽?

  3、銀聯在其中扮演什麽角色?

  一、支付寶POS機到底是什麽樣子?

  下圖是我10月1日刷到的支付寶POS小票,手機渣畫質請忍耐。

支付寶POS機的野心 建立與銀聯平行的清算網絡

  可以看到,收單機構是支付寶,發卡機構是我刷的那張信用卡的發卡行(COMM是交行)。盡管這是在亞馬遜買的東西,但是亞馬遜在小票上並沒有出現。商戶名稱很奇怪,是貨到付款。後面還多了一個物流服務商的名稱,我就是從這家快遞業務員手裏刷卡拿貨。

  這張小票最重要的信息是商戶號:“999-1610-5411-0002”。我幫大家把不同含義的數字斷開了,咱們從後往前看。

  “0002”沒什麽特別的意思,就是序號。

  “5411”是商戶類型(MCC),這個數字代表超市類。大家刷信用卡有沒有積分和優惠就是這個號碼段決定,商戶交多少手續費也是這個號碼決定。例如飯店的費率就比超市高,所以大家經常遇到飯店不願意刷卡的,超市的類似情況就少很多。

  “1610”是城市代碼,這個數字代表山西省太原市。插入硬廣:作爲地上文物第一大省,這片土地有著5000年中華文明看山西的美譽,五台山、懸空寺、晉商大院都值得來轉轉。近幾年環境治理的不錯,起碼比以前強多了。

  “999”是重頭戲,這個代表收單商戶。如果是銀聯商務的POS機,就是001;如果是工農中建四大行的POS機,就分別是102、103、104和105。那麽999這個霸氣的至尊之數銀聯分給支付寶的嗎?當然不是,支付寶的POS機壓根就沒有用銀聯的網絡,自己建的網絡當然想選什麽代碼都沒問題了——而且001和999真是非常般配的一對呢。

  請你再回想支付寶號稱再也不做POS機業務的新聞,有明確提到支付寶在自建一套跟銀聯平行的清算網絡嗎?那麽多新聞看下來,反正我當時的感覺是銀聯不讓支付寶POS機用自己的網絡。

  再次強調一下,支付寶POS機沒有走銀聯的清算網絡,而是自建清算網絡,這決定了支付寶到底想幹什麽。

  二、支付寶的POS機業務到底想幹什麽?

  想說清楚這事,需要先搞明白銀聯和銀聯商務的關系。

  銀聯,可以理解成制定銀聯卡標准和建立清算網絡的機構。比如銀行發卡,用62開頭、印上銀聯的LOGO,然後在同樣印著銀聯標識的ATM機上就可以取款了。銀聯股東是各家金融機構,大家知道名字的銀行基本都是股東。用官方的介紹說,“中國銀聯是中國銀行(601988,股吧)卡聯合組織,通過銀聯跨行交易清算系統,實現商業銀行系統間的互聯互通和資源共享,保證銀行卡跨行、跨地區和跨境的使用”。

  銀聯自己不會去安裝POS機(嚴格講叫收單業務),這是旗下的子公司銀聯商務幹的事情。既然銀聯商務是銀聯的親兒子,是不是一統天下呢?之前關于支付寶不做POS機業務的新聞裏,很模糊的說銀聯占據近90%以上的市場份額——這種說法是錯的。首先,能做POS機業務的是銀聯商務不是銀聯;其次,這90%裏包含了所有商業銀行的收單業務份額。2011年末的線下收單業務裏,銀聯商務占39.4%,銀行占44.8%(數據摘自艾瑞咨詢的報告)。

  至此,可以看明白支付寶POS機想幹什麽了吧?銀聯是制定標准的機構,有個親兒子銀聯商務。支付寶的目標不是和銀聯商務競爭,而是自己建立一個和銀聯平行的清算網絡——醉翁之意不在親兒子,在于自己要當親爹。

  回到最初那個“某些衆所周知的原因”,銀聯到底扮演一個什麽樣的角色?

  三、銀聯在其中扮演什麽角色?

  先別著急批評銀聯壟斷,我們把銀聯對此的反應分成兩個方面:第一個方面不考慮對錯,只考慮銀聯做的過不過火;第二個方面不考慮效果,只考慮銀聯做的合不合江湖道義。

  關于第一個方面,支付寶自建交易網絡的POS機是狠狠戳中了銀聯的痛處,絕對是直接下狠手把銀聯往死裏逼的節奏。之前講過了,銀聯商務依靠的銀聯之所以能有壟斷地位,依賴于銀聯卡和清算銀聯卡的交易網絡。現在線上支付領先的支付寶要單獨搭建一個線下清算網絡,如果成功,那就是線上線下一統江湖,以後徹底沒有銀聯什麽事了。能與此類比的,只有戰神360狠搞騰訊QQ和百度搜索,這種局面下對手不跟你玩命才見鬼了,哪裏還顧得上手段好看不好看。

  關于第二個方面,盡管銀聯作爲制定標准的機構和支付寶鬧僵很不好看,但仍然只是利用自己的銀聯卡和清算網絡去限制對手,例如銀聯卡只能走銀聯交易通道、銀聯的交易接口不許違規使用。而且這些招數對付線下市場還有點效果,對于支付寶已經遙遙領先的線上市場很難說作用有多大——有馬雲在,人民銀行不一定站在哪邊呢。這些手段與互聯網圈子裏的攻防戰相比,很難說更不講江湖道義。回想一下作爲淘寶天貓法定收銀台的支付寶吧,爲了所謂的保護用戶,百度不能搜索、微信不能推廣、其它第三方支付不能介入,信奉的邏輯同樣是“我的地盤聽我的”。

  更進一步說,大家也不要把銀聯之類的國企或類國企想的太壞。與阿裏巴巴能有馬雲到處跑著要特批政策不同,所有者缺位的國企並沒有利益直接相關的受益人,他們雖然沒有特別大的動力爲用戶好,但也同樣沒有什麽動力故意去琢磨著坑用戶一把,要知道捅婁子可是會被上級追責並且一票否決的大事。呆傻蠢笨和有壞心眼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。

  歸根到底,銀聯作爲一個制定標准和建立網絡的裁判機構,問題在于自己成立了銀聯商務下場當運動員。銀行卡上同樣常見的“VISA”和“MasterCard”都是老老實實做網絡,沒有兩頭通吃。所以,如果指責銀聯壟斷,應當推動銀聯剝離銀聯商務,好好當一個專注于標准和網絡的行業組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