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位置:公告欄>>企業公告
扭曲的第三方支付業態:刷卡手續費721到541
時間:2014-05-28 17:46    

  把線下POS刷卡手續費分成比例從7∶2∶1改成5∶4∶1,好不好?對,我寫的是5∶4∶1,而不是更接近現狀的6∶3∶1。這個新分配比例或許讓人初見咋舌,但這可不是我拍了腦袋隨手寫的。我至少從兩位業內高層處聽聞了這一期冀:第一位是銀聯的一名高管,第二位是某第三方支付公司總裁。這一比例在他們看來是“最合適的”。

  站隊“變革派”的理由是,行業的主要矛盾已不是過去的“卡太少”,而是“收單環境需要改造”。因此,發卡機構的“蛋糕”當切給收單機構。

  線下POS刷卡現行的手續費分成是7∶2∶1:發卡機構取七成,收單機構取兩成,轉接清算機構(銀聯)取一成。

  打破舊有的分成比例——這只是大佬們喝大酒時的私聊話題,或內心默默的構想嗎?已經不止如此。支付收單行業的遊戲規則或許真的可以改變。一則“風聲”是,來自發卡組織銀聯的人士告訴我,其高層打算聯合第三方支付機構、也嘗試聯合央行支付司,去“遊說”規則制定者發改委價格司。

  一名接近央行的支付業高層人士稱,假設價格機制使業態行爲扭曲,那央行的態度一定是希望支付産業健康、可持續發展的。從銀聯采取的規則求變導向來看,其去年底開始向第三方支付擺出的合作甚至服務的態度,以及其一句依托“市場化”來做卡産業標准和規則的制定者和推廣者,不是紙上談兵。

  然而,當變革挪移利益,甲稱蜜糖,必有乙稱砒霜。收單機構眼見分到的蛋糕變大必然歡欣,可最大的幾家發卡銀行又當如何評論?放眼全球,發卡機構由于承擔了信用卡授信的風險,慣例是獲取商家手續費中的大頭。如果調降其分成,帶來的除了發卡積極性下降,是否還伴有授信額度的下降?

  或許讓事情更爲複雜的是,占了市面上發卡量幾乎八九成的五大行,正是銀聯最大的股東。

  扭曲的第三方支付業態

  在現行的7∶2∶1分配體系裏,對外宣稱市場一片大好、對內談及業務一肚苦水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大有人在。以至于當支付寶去年8月稱“由于某些衆所周知的原因”停止線下POS業務時,我在采訪中遇到多家第三方支付道破天機:線下POS收單成本高、賺錢難,“不繞銀聯、不套碼,根本沒法做,”其中一家的業務人士表示。

  下面是第三方支付M公司真實的財務困惑:正兒八經做線下收單的結果是賺不了錢,甚至入不敷出。(出于公司信息保護需求,各項財務數據經等比例處理)線下收單最大成本是依托人力鋪設機具,以及相應産生的人員薪酬、獎勵、團隊管理以及外包委托業務的分潤。M公司的指標是把線下POS年交易量做到近3000億,爲達指標,其去年POS布放達到約25萬台。這其中大部分由委托代理公司完成,外包團隊多達2000人,而其去年給予外包團隊的薪酬和分潤總成本就高達2個億。

  M公司自有團隊規模約爲委托團隊的1/4,現公司有500人,若簡單以平均用人綜合成本20萬/年計,這筆開支就達1個億。這一來一去,3個億的基礎成本擺在那裏,M公司雖有線上支付業務和理財業務等收入,但主營業務和收入來源仍是線下收單。以接近3000億年交易量的手續費計算,因其主要服務商戶集中于扣率僅0.38%的運輸及批發類商戶,且又部分受到單筆交易最高手續費限額限制,作爲“721”中的“2”,M公司從線下POS收單獲取的年收入正常約2個億,甚至不足以覆蓋拓展業務所需要的成本。

  在線下收單行業裏,M公司的利潤“趔趄”不是特例。而補貼“線下收單難賺錢”的“辦法”也不是沒有,有些甚至是這個行業裏公開的秘密。首選的辦法是繞開銀聯,與關系好的發卡商業銀行進行“直連”,這樣一來,等于分走了銀聯的那塊蛋糕,有時候也可以跟發卡行暗中磋商分成比例,部分案例裏收單方可以拿到三或四成手續費。

  “繞過銀聯能讓公司一年POS收入多個幾千萬。”M公司一名內部人士承認。

  繞過銀聯還相當于繞開了一雙監控的眼睛,也次生了一項特殊的好處:MCC套碼。簡而言之就是改變收單特約商戶類別碼,諸如讓本該支付相當于刷卡金額1.25%費率的餐飲住宿類商戶套到商貿資訊商戶類別碼,從而支付0.78%費率,或套到交運倉儲超市等商戶類別碼,從而支付0.38%費率。而這麽做的好處,對于第三方支付而言,是可以成功營銷那些本因費率較高不願安裝POS的商戶,做大交易量。

  此外,類似M公司的第三方支付也有不少合規的辦法補貼營收,比如爲轉手POS機獲取微薄差價,或是開始一些供應鏈理財類綜合經營。